分類彙整: 品牌相關

擁有最大馬力的 ALPINA 豪華 BMW | 完整紀錄片

自 1965 年以來,ALPINA 公司一直致力於使選定的 BMW 車型更加獨特。有時會為轉換開發新組件,其中一些是在距離慕尼黑不遠的 Buchloe 的主要工廠內部製造的。每輛 ALPINA 車輛在批量生產之前都必須通過多項質量和性能測試。該報告伴隨著寶馬 ALPINA B7 和寶馬 SUV ALPINA XB7 的生產。

這是近幾年來相當難得一見的紀錄片。

BMW M GmbH 正在為周年紀念年的開始設定標誌

24.11.2021新聞稿
值此 50 週年之際,經典的“BMW Motorsport”標誌回歸——應要求為 BMW M 汽車和配備 M Sport 套件的 BMW 車型提供。開啟充滿產品亮點和性能品牌重要亮相的一年。

慕尼黑。2022 年 5 月 24 是 BMW M GmbH 成立50週年。近四分之一年前,寶馬集團子公司已經在其現有產品上展示了傳統感和周年紀念精神。選擇生產日期為 2022 年 3 月的 BMW M 汽車或配備 M Sport 套件的 BMW 車型的客戶可以在其車輛的前輪、後輪和輪轂上裝飾以經典“BMW Motorsport”標誌為靈感的標誌。作為傳統 BMW 標誌的替代品,它標誌著對賽車的熱情和對 BMW M 品牌根源的熱愛。BMW M 歷史上的這一獨特優惠將於 2022 年 1 月下旬開始接受訂購。

除了標誌外,2022 年周年紀念日,選定車型還將提供 50 種標誌性和具有歷史意義的 BMW M 油漆飾面。 定義風格的顏色,如達喀爾黃、火橙、代托納紫羅蘭、澳門藍、伊莫拉紅或冰凍碼頭Bay Blue 指的是 BMW M 50 年曆史的各個時代。

帶有藍色、紫色和紅色移位半圓的 BMW 標誌於 1973 年首次用於一年前成立的 BMW Motorsport GmbH 的賽車。1978 年,隨著 BMW M1 的首次亮相,三色條紋向右傾斜,緊隨其後的是字母 M。甚至在賽車運動之外,它也成為具有特別高識別價值和識別力的商標。傳奇的 BMW M1 是唯一一款除了帶有三色條紋標誌外還帶有歷史悠久的賽車運動標誌的 BMW M 高性能量產車。在兩個標誌中,藍色代表寶馬,紅色象徵賽車,紫色代表兩者之間的聯繫。與此同時,紫羅蘭色已讓位於深藍色,和 BMW Motorsport GmbH 自 1993 年以來一直以 BMW M GmbH 的名義運營。品牌和標誌的高度象徵性力量沒有任何改變。在其 50 存在的一年,該公司比以往在性能和高性能汽車領域的全球市場領導者更成功。

BMW M GmbH 管理委員會主席 Franciscus van Meel 表示:“通過經典的‘BMW Motorsport’標誌,我們想與該品牌的粉絲分享我們對 BMW M GmbH 週年紀念的喜悅。” “我們將迎來偉大的一年,我們將以獨特的產品亮點和激動人心的表演慶祝這一年。M 一直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強的字母,在我們公司的周年紀念年中,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

BMW M GmbH 還力爭在 2021 年再創銷售記錄。其性能和高性能汽車在全球範圍內的知名度穩步上升,週年紀念年將再次推出新產品亮點。該公司首次在 2022 年推出 BMW M3 Touring。此外,該品牌的特別注重性能的粉絲可以期待 BMW M4 Coupé 系列的壯觀特別車型。大獲成功的 BMW M2 的後繼車型也已處於其係列開發過程的高級階段。與此同時,BMW M 品牌的電氣化也在推進。在周年紀念之際,BMW M GmbH 歷史上第一款電動高性能車型將上市。

BMW M GmbH 不僅會以極具吸引力的新產品來慶祝其周年紀念日,還會舉辦眾多活動。週年紀念表演計劃於 2022 年 5 月在意大利北部科莫湖上的 Concorso d’Eleganza Villa d’Este 舉行,隨後將在英國舉行古德伍德速度節和在加利福尼亞州圓石灘舉行的 Concours d’Elegance。紐博格林 24 小時耐力賽也是 BMW M GmbH 與車迷一起回顧其成功歷史並為 BMW M GmbH 的未來激動人心的機會。

以上為 BMW 官方新聞稿由 google 直譯。
可能明年三月生產的 M 系列就可選配。

萬法不離其宗

從未停止尋覓 關鍵終於出現

接觸到 XThruster 光 推進器是在偶然的機會裡,姑且說是機緣吧。

其實,在車輛領域二十餘年的工作經驗中,「積碳」這兩個字就像是天上的雲一般,永遠不會消失,差別也就是雲層濃厚或者雲層稀少,萬里無雲的機會有,但,也就是短暫的時間。

在引擎這種動力產生裝置上,由於燃油應用過程有一定的流程,再加上各式各樣的先進控制與車輛實際的操作環境,諸多因素的總和造成「積碳」的產生實屬必然。

在自己工作的二十多年中,眼見 BMW 的引擎變革歷程 (基於信仰的單一品牌專注),從 4 缸、6 缸、8 缸、10 缸、12 缸的引擎容積變化,渦輪增壓、自然進氣、機械增壓、渦輪增壓的進氣變化,低壓噴射供油、高壓缸內直噴、可變凸輪角度控制,可變進氣岐管長度、可變汽門揚程…… BMW 在引擎的燃燒控制上始終勇於探索與應用新的科技,歷年來無數次的引擎大獎證明這家百年車企的努力。

可是,即使引擎的設計與控制是當下的接近完美,卻仍舊被「燃油品質」影響著效能,地球只有一個,但燃油的質量卻有多種,先不談汽油與柴油的區別,光是在不同的地區,因為緯度、氣候、石化工業的技術,甚至是陸地油田或是海上油田的出處,這燃油品質參差不齊,在在影響著引擎的效能與車輛的保養與維護。

所以,一直以來,燃油品質足以改變引擎性能,對我個人而言,基本就是要怎麼收穫就要怎麼栽的理解。在 2009 年開始接觸與投入 燃油生化酶 的車輛應用,應證了只要能改變燃油的品質,引擎的性能就可以被改變,而「積碳」還是會有,但,會因為燃燒效率提高而變得少了。因為「積碳」就是燃油未能燃燒完全,而經高溫後的炭化現象。燃油品質的改良除了讓引擎有更好的性能發揮之外,「積碳」產生量的降低也相對減少了引擎保養維護的花費。

它始終存在 卻難以控制

燃油在引擎內部的燃燒過程之中,還有另一個關鍵就是「空氣」。

根據維基百科 (wiki) 對於「燃燒」的解釋:

燃燒需要三種要素並存才能發生,分別是可燃物如燃料、助燃物如氧氣 O2、以及溫度要達到燃點。燃燒三要素並稱為火三角。助燃物是燃燒反應中的氧化劑,氧氣是燃燒反應中最常見的助燃物,但其他化合物也可能是助燃物,例如鎂帶可以在二氧化碳 CO2 中燃燒,此時二氧化碳即為助燃物。

在真實情況下不可能達到完整的燃燒反應。當燃燒反應達到化學平衡時,會產生多種主要和次要產物;例如燃燒碳時會產生一氧化碳和煤煙。此外,在大氣中發生燃燒反應時,因為大氣中含有 78% 的氮氣的緣故,會產生各式各樣的氮氧化物 NOx 和氮化物

看看 BMW 在引擎進氣這個關鍵議題的努力,除了大家普遍知道的自然進氣與增壓進氣之外,前面提到的可變凸輪角度控制、可變進氣岐管、可變汽門揚程等等技術的應用,都是希望利用某些進氣控制的調節,進而使燃油在引擎內的燃燒過程,獲得如車廠預設的理想空燃比控制。哪怕是引擎進氣或排氣時程的微調,都能使引擎效能產生變化。

但,沒辦法變的始終是「空氣」,燃燒需要「氧氣」助燃,這應該是眾所皆知的常識,雖然引擎進氣的方式可以被科技創造出變化,但,空氣質量就僅能根據大自然現象,沒什麼有效作為。

在空氣中,氧 這個助燃氣體只佔 21%,然後燃油與空氣中的水分還能帶點微量的 氫,大自然的助燃劑,也就是這個樣子。

招術不是沒有 使勁未必達標

如果你對這個議題感興趣,可能你聽過水噴射或酒精噴射?這種性能改裝套件在漂亮國還有廠商在推廣,但,熱度降低很多,甚至現在也很少人討論。這是一種水與甲醇的混合液體,透過類似燃料注射的方式,以降低進氣溫度為出發點,而伴隨水與甲醇混合後的水霧進入引擎燃燒室內,也能達成某種助燃的功效。

事實上 BMW M GmbH 也公開玩過這個遊戲,在 2016 年 04 月針對當時 F82 M4 GTS 也裝置了所謂的水噴射系統,不過,只有 700 輛 M4 GTS 有這樣的裝置?好用嗎?可能需要問買到這批車的車主。但,額外加裝的水噴射系統,其中涉及引擎後續調整、水與酒精的配比、非純水的水垢等等問題,都是需要留意的。

這水噴射系統也算是企圖改變引擎進氣質量的一種裝置。以個人對 BMW M 的見解,好用的東西不會曇花一現,然後呢?……. 就沒有然後了。

再來,多數人都看過的 The Fast and the Furious 玩命關頭 系列電影,這部片中安插了 NOS 氧化亞氮 (笑氣) 系統,影片中的車輛可以透過 NOS 來提升引擎瞬間的爆發力。

該系統利用一氧化二氮 (氧化亞氮) 在高溫下會分解成氧氣和氮氣的原理,向引擎內噴射該氣體,分解出的氧氣增加了氧氣濃度,可以使更多的燃料被注入氣缸參與燃燒(因為引擎控制的空燃比是固定的),這就相當於增加了引擎的容積,從而增大了引擎輸出功率。

這也是從二戰時期開始就有的一種改變引擎進氣質量的方法,不過,除了競技車輛與熱血飆仔會使用之外,也不見哪些市售車輛將該系統列為常態,這或許是日常生活沒有太多需要瞬間狂暴加速的機會吧。

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者也

在 2017 ~ 2019 年間,也曾經有機會跟英國某公司,討論他們研發的「氫氣產生器」導入本島市場的可能性。這是另一種裝置,能夠裝在車上,利用專利的電解水直接電解出氫氣,注入引擎的進氣系統中達到助燃的目的。據説,這個系統研發是來自英國退休的潛艦工程師,他將在深海中潛艦自造氧氣的技術,拿來研發成能夠經電解產生氫氣的裝置,並安裝在車上,助燃與降低排放污染。

不過,最後雙方並未達成協議,一方面條件不合適,另一方面,其實即使宣稱該裝置只會根據引擎需求,產生足量的氫氣而不會過量,但,事實上,該公司並未提示在刻意製造氫氣並混合於進氣系統內,造成引擎金屬長期接觸氫氣後,所可能產生的「氫脆」(hydrogen embrittlement) 現象該如何處置,或解釋他們如何避免這類的後遺症?

在含氫介質中長期使用時,材料由於吸氫或氫滲而造成機械性能嚴重退化,發生脆斷的現象。除非該金屬已經做了特別的對應防護?

市售車製造之初,並沒有預想車主會刻意的,讓引擎長期利用非常態的氫氣來助燃。這與某些原本不是設計以 LPG 天然氣來運作的引擎,在改造成可以燒瓦斯的引擎後所遭遇的情況類似,誰知道時間一久會發生什麼?

事實上,在本島也早有所謂的氫氧除碳技術,甚至幾年前也見過新聞報導過可能將這樣的設備裝置在車上,使其不斷的製造氫氣來助燃?但似乎也只聞樓梯響,未見人下來。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人與我一樣,會去刻意關注引擎的燃燒,並且嘗試提升引擎的燃燒效能。但,不知不覺中,這些年來,我卻是時常關注這方面的技術。

山重水復疑無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接下來,談談 XThruster 這個以奈米氧化物為催化劑的 光 推進器裝置。

在引擎的燃燒過程中:

8 個碳鍵的汽油 + 火 + 空氣 = 汽油引擎的燃燒態樣

16 個碳鍵的柴油 + 高壓 +空氣 = 柴油引擎的燃燒態樣

這兩種引擎除了使用的燃油碳鍵數不同之外,汽油引擎利用火星塞點火產生爆炸燃燒,柴油引擎利用高壓縮方式產生高壓高溫的爆炸燃燒。其中不變的就是空氣,引擎研發過程中,各大車企所能做的就是空氣與燃油的混合比例控制,空氣的加壓,進排氣的時間差,剩下就是大自然的空氣。

上面我們看到了 水噴射、氧化亞氮 (笑氣) 系統或是氫氣產生器的例子,這些裝置都是為了在引擎所吸入的空氣中添加 氫 或者加氫又加氧,無論哪一種,都是為了改變空氣,提高增強空氣助燃的量與效果。但,這些情況有著各種不同的控制以及使用的限制。

終究,適合日常生活中的常態應用才是關鍵。

XThruster 光 推進器 裝置同樣是為了改變引擎所吸入的空氣,並創造助燃的條件。他利用奈米級的多種氧化物混合成催化劑(主要是二氧化鈦),透過特殊設計卻其貌不揚的反應罐,以及可以利用手機透過藍芽連結的控制器,將奈米氧化混合物汽化後導入引擎的進氣系統中。

這汽化後的奈米氧化物進入引擎的油氣混合時,能夠利用引擎內部爆炸燃燒所產生的光,達成電磁催化反應將燃油與空氣中所含的水分,反應成氫氣與氧氣,完成「增加氫化」、「促進氫解」與「完善氧化過程」,給予引擎更多的空氣助燃效益。而奈米氧化物的使用量只有燃油耗用的萬分之一比例 (汽油約每 10 公升消耗 1cc 催化劑,柴油則約 20 公升消耗 1cc 催化劑。

更多的詳細敘述,可參考產品官網 www.xthruster.com 相關的說明,也就不再贅述。

在實際的使用過程中,於市區行車,油門反應是很靈敏的,輕微提速的反應很快而且順,而第一次上高速公路的路試,在刻意拉高引擎轉速時的感覺,呵呵,我是訝異了,很像潛水把頭伸出水面換氣一樣的感覺,加速比過往更快,讓你會懷疑這引擎是在 嗨 什麼意思的?

整個感覺有點像是改寫引擎控制電腦程式一樣,但又多了一些沒法確切形容的體會,原來引擎高效那麼有樂趣。

秉要執本 萬法不離其宗

XThruster 光 推進器為了符合個別車況能有最佳的應用,提供車主透過手機 app 直接進行系統參數設定與微調,如此的開放性應用,不管您的座車有沒有改裝,或者保持出廠設置的車況,所謂「萬法不離其宗」除非您開的是燒炭的電動車,否則,能自主控制引擎所吸入的空氣質量進而提升燃燒效率,這對您的車況只會有加分作用。

這過程中還有個「貓膩」,就是當奈米二氧化鈦顆粒從進氣系統導入後,由於銳鈦礦相的結晶化特性,在冷卻狀態時,二氧化鈦結晶體為八面體,但一經受熱後就會轉化成六面體結晶。

這個晶體的膨脹形變過程,可以使附著在引擎組件積碳上的奈米氧化物顆粒,在進入引擎後附著在機件上,透過溫度變化所產生的晶體形變(熱脹冷縮),使積碳逐漸脫離附著的機件表面,白話的說就是已經存在的積碳,能隨著推進器的持續作用而逐漸剝落。

所以,一旦開始使用 XThruster 光 推進器一段里程之後 (個人經驗是使用大概 2000 公里後),車主可以在適當的路段 (平順的高速公路巡航時) ,利用手機 app 進行系統參數微調,車主可以根據當下車輛的油門反應,決定 推進器 系統的參數值,非常直觀,感受油門輕踩後的車輛反應,就能讓您自己決定設定的數值。

根據常識,當引擎的燃燒效率提高的同時,動力輸出增強,燃油的應用率也相對提高,所以,XThruster 光 推進器 在學理上能夠使燃油的使用更經濟,個人是沒有很刻意去比較其差異數,畢竟我覺得系統可以讓引擎的性能發揮得更好,更少的積碳積累,這樣的效益就夠了,燃油節省只是必然,至於比例多少,我相信這是個別車況的個別結果。

不過,我也找了 BMW M57D30 的 3.0L 柴油引擎,跟 XThruster 光 推進器搭配起來實測,這消滅柴油引擎排氣酸臭味的能耐,真是讓人寡目相看了。為什麼會特別提到 M57D30 這個引擎?個人在本島開始接觸 BMW 柴油小車之後,搭載這顆引擎的車輛最引人注目,尤其是待速停在你身旁 10 米內的範圍內,只要風向錯了,這車子的特殊排氣異味是其他 BMW 柴油車款沒辦法比,說能讓你痛哭流涕覺得想叫救護車都不算過分,在 E70 X5 30d 與 E90 330d 上都有這顆柴油引擎。

以前,我還曾經以這個引擎的排氣狀態作為 BIO-POWER 柴油生化酶 的配方調整依據,看看 生化酶 改善柴油品質後的廢氣排放是否獲得改善。而,當把 XThruster 光 推進器與 M57D30 搭配在一起時,改善廢氣排放的效果極其顯著,原本已經能利用 柴油生化酶 改善的排氣異味,又更近一步的獲得淨化。可見,柴油引擎的完全燃燒是一種接近能治百病的根本。

未來,搭載 XThruster 光 推進器系統,能讓您開心無虞的享受柴油引擎的扭力快感!

最後,關於成本效益,這 XThruster 光 推進器的裝置費,與之後可以獲得的:潔淨燃燒、積碳去除、增強性能、燃油節省與維修保養費用降低,等等綜合效益來相比,實在是不成比例,甚至比多年前我公司提供的引擎電腦程式改寫的費用還低,光是這點就值得你試試,而且即使換車也可以整套裝置移轉到另一輛車上使用,您只需要透過 app 改一下參數就行。

回到最原點,燃燒的關鍵要素之一:空氣。

因為 XThruster 光 推進器 的應用,已不再需要順其自然。

暖化、極端氣候,這些因污染排放所造成的環境惡化,影響人類的生存與安全,燃油引擎若能潔淨排放,對地球將會是正面助益,節能減碳將不會只是口號,知易行難而流於形式。而您再也不用為了環保的口號,而犧牲享受燃油引擎所提供的動能+聲浪的樂趣,如您所知道的,聲浪是引擎的靈魂。

改變地球,您也可以參與。

獨特又低調的選擇

你可能聽過人家說:「什麼人玩什麼鳥….」,而選擇什麼樣的車,其實也或多或少能投射出車主的性格。

ALPINA,一家成立於 1965 年的汽車製造廠,主要業務是開發與生產以 BMW 為基礎的高品質汽車,對於 BMW 愛好者而言,這個品牌代表「尊貴」、「獨特」、「優雅」與「低調」,超越標準的 BMW

即使是 BMW M,對全球許多地區的 BMW 愛好者來說,ALPINA 超越了 BMW M 而成為他們心中 BMW 的最優之選。

Logo of ALPINA Burkard Bovensiepen GmbH + Co. K

低調之選

優越的產品特性,吸引一群對 BMW 有著偏愛,卻又不滿足於市售車型的買家,雖然,BMW 幾乎各車系都有 M 系列,但,某種程度來說,這群人並不那麼外露,對於車輛的性能也並不偏向賽道。

他們需要的是一輛可以從容應對日常生活,亦能提供不凡性能,但卻不太希望被過多目光投射的 BMW,而 ALPINA 滿足了這群人的特殊品味。

這樣的顧客喜好讓這家車廠每年能夠供應 1200 ~ 1700 輛廠車到市場上。這些車輛除搭載了 ALPINABMW 車型的不同定義之外,也獲得 BMW 官方的承認。雖然,ALPINA 是一家獨立的汽車製造商,但該公司與 BMW 有著緊密的結合,在 BMW 體系內,這是全球獨一無二的合作關係。

很多人誤以為 ALPINA 也就是一家改裝廠罷了,這是錯誤的認知,更非「我輩中人」。

ALPINA B6 xDrive Gran Coupe US Version

感謝邀約

個人有幸對這品牌的涉入有那麼一點點,20 餘年來也結識了不少 ALPINA 車主,這個品牌在本島雖還是極少數人的選擇,但也漸漸地被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

這次承蒙 齊樂車酷 黃恩信 先生 邀約,參訪了他們引進的一輛 ALPINA B6 xDrive Gran Coupe US Version,藉著這個機會也聊聊 ALPINA 與這輛 B6

ALPINA B6 xDrive Gran Coupe US Version

業務擴張

ALPINA 從第二代開始接手經營之後,加重海外業務推展的力道,美國市場當然不可避免地受到重視。從 E65 B7 開始,ALPINA 在初期計畫性的每年出口 200 輛 B7 到美國。隨著 B7 在美國喚醒一部分買家對 ALPINA 的記憶,在 2014 年 ALPINA 也在美國發表了 B6,自此 B6 也列入了 ALPINA 的北美市場年度計畫之內。

曾經在 2016 年,ALPINA 也計畫打開中國市場,但,恐怕是策略的錯誤導致後續發展並不順利。(個人拙見)

ALPINA 車內獨有的車型銘牌

美歐之別

這輛北美版的 ALPINA B6 是由 BMW 產線完成組裝的,因此在內裝部分並沒有選用 ALPINA 的獨特內飾。除此之外,在引擎、變速箱、懸吊與外觀上,北美版本的 B6 與 歐洲版的 B6 並沒有什麼明顯的差異。

純黑內飾安排

另一個部分是,歐陸版的 ALPINA 在引擎室內的車身碼刻印,是先槓掉 BMW 原始的車身碼,然後才重新刻印 ALPINA 自身的車身編碼。而 B6 US Version 由於是直接在 BMW 產線上組裝,因此車身碼刻印只有單排的 BMW 車身號碼(北美版的 B7 也是同樣的模式)。

無論是哪一種方式呈現的車身號碼,在 BMW 售後系統上輸入之後,系統都會提示這是一輛 ALPINA 的廠車。

左圖是北美版的車身碼呈現方式,右圖則是歐陸版本的呈現。(基於隱私,部分字碼已遮蔽)

性能之選

ALPINA B6 xDrive Gran Coupe 的 0 ~ 100 Km/h 加速可以在 3.9 秒完成,車輛搭載 4.4 公升 ALPINA 雙渦輪 V8 引擎,540 匹馬力、扭力 74.66 公斤米,配合 ALPINA Switch-Tronic 8 速自排變速箱,提供了性能與舒適的平衡,而電子懸吊與主動側傾穩定技術以及 BMW xDrive 全時四輪驅動配置,都讓這輛 B6 足以滿足車主各種駕駛特性的需要。

有的 BMW 愛好者可能會說,BMW 也有相似配置的車型,但,ALPINA 基於自身的性能調校,在引擎本體、渦輪增壓器、中央冷卻器與底盤等組件上都做了符合自身需求的改變。

ALPINA 4.4L V8 BiTurbo Engine

特調靈魂

某些時候,ALPINA 廠車的性能數據似乎並沒有非常特殊,甚至,我也聽過不少對其性能數據不以為然的評語,他們覺得這性能數據也就是一般般,並非足以令人驚艷的狂暴。

但,其實 ALPINA 廠車的性能精髓,是建立在精心調教的「協調性」,這是靈魂之所在,這樣的中心思想可以讓駕駛者,體驗到 ALPINA 所調配的駕駛樂趣,當你親身駕馭就能明白。

若只看帳面數據,恐怕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優雅之選

在外觀上,ALPINA 設計的空氣導流組件,融合於量產車的標準型保桿上(基本不適用於 M 款保桿),提供車輛在高速行駛的空氣力學優化,這獨特的導流組件,除了加強了 ALPINA 廠車的辨識之外,透過在 BMW 風洞所進行的試驗與調整,將視覺感受與科技應用完美結合,而不是畫蛇添足的裝飾。

前導流板的優雅線條

攝魂聲浪

至於 ALPINA 精心調校的排氣聲浪,這就不太容易用文字去形容,若要我給一個想像空間,我只能說 ALPINA 廠車的排氣浪聲有氣質而不矯情,更不會虛張聲勢,甚至引起路人嫌惡。

你必須得真實坐在車內才能體會她迷人的音色,任何形式的側錄,或是原地怠速空踩油門,都很難真實地將排氣浪聲的體驗傳遞。

帶有勾魂音頻的橢圓型排氣尾管設計。

等待伯樂

伯樂原本是星宿的名字,傳說是在天上管理天馬的神仙。《晉書・天文志上》:「傳舍南河中五星曰造父,御官也。一曰司馬,或曰伯樂。」據說名駒見到伯樂就會向天長鳴,且會因他蒞臨而喜,因他離開而悲;《韓詩外傳》也有「使驥不得伯樂,安得千里之足」之句。(註一)

而擁有這種尤物之後的養護,並沒有特別刁鑽,除了特定部件是 ALPINA 自身特有設計之外,一般日常的保修與量產的 BMW 幾乎相同。相較之下,養護並不會比 BMW M 複雜。


齊樂車酷 這輛 ALPINA B6 xDrive Gran Coupe 剛引進抵台,正等待「伯樂」出現,如果你也認同 ALPINA 哲學,也許直接到現場看看實車,更能近身了解 ALPINA 廠車的魅力。

奧斯卡 王爾德 (Oscar Wilde) ,十九世紀著名的愛爾蘭作家、詩人,英國唯美主義運動的倡導者,他的名言之一:

我的口味很簡單,我總是使用最好的。

ALPINA 創始人 Burkard Bovensiepen 先生以此為個人的意志,創立了這家公司,並且在汽車工藝上以此為理念,提供:

獨特又低調的選擇

看到這裡,心動了嗎?你可以私訊我,或者,你可以直接與 齊樂車酷 的 黃先生 聯繫。

齊樂車酷
台北市中山區民族東路 177 號
黃恩信 先生 09 8872 2407

註一:伯樂之意引用維基百科之解

純電動 BMW iX3 開始生產

水藍色一直為 BMW 所引用作為電動車款的辨識

首輛 BMW iX3 在中國瀋陽的華晨寶馬汽車生產線下線

首輛全電動 BMW iX3 已離開位於中國瀋陽華晨寶馬汽車合資公司(BBA)的生產線。BBA瀋陽大東工廠的員工已於 2020 年 9 月 29 日慶祝生產成功。

BBA 技術與生產部門負責人 Franz Decker 在活動中表示:“今天,我們開始生產 BMW iX3,這是我們核心 BMW 品牌的第一款純電動車型。通過這樣的高質量生產系統,我們能夠滿足全球客戶對優質汽車的需求。”

位於瀋陽的華晨寶馬汽車大東工廠,是全球唯一的 BMW iX3 生產線,在此工廠所生產的全電動 iX3 將運送到全球各地給寶馬車主,除了…. 臺灣。 

領先的生產專業知識保證了優質的產品

除了智能製造和最先進的技術,瀋陽 BBA 生產設施還以其全面的質量管理體系而著稱,特殊的 “零缺陷概念” 可確保滿足全球對電動汽車市場的高要求。

BBA 對從電池到整車的所有物品進行嚴格的測試,以確保 BMW iX3 的車輛安全。

128 次機械測試和 994 個軟體功能測試,可在整個生命週期內確保高壓電池的高質量。
140 項功能測試會檢查車輛在加速過程中的各個方面,特別是在路況和岩石道路上。

因此,BMW iX3 非常適合所有類型的道路,並滿足不同駕駛條件的高要求。

全電動的 BMW iX3 在 BBA 與配備內燃機的 BMW X3 在同一生產線上生產,以確保高水準的生產效率和靈活性。

在整個 BMW iX3 項目中,寶馬集團的研究,生產,採購和生產部門與 BBA 密切合作。

BWM iX3 的技術規格可以從下列連結下載:



BMW iX3 的生產影片

在華晨寶馬瀋陽大東廠內的 BMW iX3 生產過程

在 2011 年的 11 月,在本島的歐洲商會曾向相關單位提議應解除由中國大陸輸入車輛之限制。

根據經濟部貿易局及經濟部工業局所揭資訊顯示,臺灣區車輛同業公會表示由於自大陸輸入車輛對本島汽車生產替代性高,因此反對開放中國大陸製車輛進口。

而今來看,令人好奇的是 BMW iX3 將能夠替代本島哪家公司生產的哪一款車?
而禁止自大陸輸入車輛的政策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
保護無法外銷的殖民工業其存在的意義?
至於以品質堪慮而為禁止之理由就太瞎了。

風洞試驗:在 BMW 風洞的 ALPINA

狂風呼嘯而過,劇烈地搖晃著一切:在 BMW 集團位於慕尼黑的 AEROLAB,風速高達每小時 300 公里的一場巨大風暴。

這是 ALPINA 外部組件經過最終空氣動力學改進的地方:對前裙板上的空氣開口進行微調,使用霧化探頭可視化了車輛上的空氣動力學流動,通過導流板的細微支節,以確保完美。BMW 風洞中的測試過程對於每項 ALPINA 產品開發都至關重要。

負責 ALPINA 外觀和車身的開發工程師,Heiko Muhs 和 Daniel Rohe 闡述了 ALPINA 空氣動力學組件的開發過程,並向我們提供了他們在 BMW 風洞中工作的獨家見解。


從 CAD 設計到成型

大約在上市前兩年,ALPINA 開始進行 CAD 設計,整個開發過程以數位程序開始,也就是新模型的技術插圖。

車身外觀和車身主管 Heiko Muhs 說:“根據這些數據,我們提出了初步的設計思路, 並繪製了 ALPINA 前後導流板的各種數位版本。”

在此過程中,我們確保外部組件在開發的早期階段就已經滿足了各種技術要求。例如,車身前部的進氣口必須足夠大,以允許足夠的空氣進入冷卻系統,以確保高性能引擎的熱力學穩定性。導流板必須在空氣動力學方面進行優化,以使前橋和後橋的升力盡可能低且收斂。因此,即使在高速行駛時,我們也能確保車輛在道路上的安全性和穩定性。

 ALPINA 的一般發展理念是基於 “形式與功能並存” 的信條。

然後使用 3D 打印機將選定的設計轉變為現實,並在ALPINA 塑料工廠生產初始原型零件。

曾在 ALPINA 外觀和車身部門的開發團隊長達五年的成員的 Daniel Rohe 說到:想法現在已經成形。

“我們直接在車輛上進行工作,以評估導流板的設計是否與車輛的整體設計語言相吻合,並與產品管理和執行委員會進行討論,”。

對設計做出基本決定後,就該進行詳細的技術改進了。

但是,我們的責任範圍並不僅限於前導流板和後導流板等外部設計組件。我們還優化了底盤的其他方面,例如底部,以改善空氣流通。例如,在當前的 BMW ALPINA B3 上,我們在車身底部集成了額外的空氣坡道,以增加流向變速箱的空氣流,以實現更好的冷卻,該冷卻系統必須承受 700 Nm(516磅-英尺)的扭矩。

Rohe 補充說:”這可能只是很小的技術細節,但它可以幫助我們提供人們與 ALPINA 相關聯的卓越駕駛體驗。”


位於慕尼黑的 BMW AEROLAB

一旦設計了所有空氣動力學部件並生產了原型,就可以在 BMW 風洞中開始測試。

在 AEROLAB 中,原型車被放置在一條 “滾動的道路”上,實際上是一條1毫米薄的不銹鋼傳送帶。巨大的渦輪機可產生時速高達 300 公里的風速,從而產生類似於實際測試軌道上的空氣動力學流動條件。

“當風力渦輪機全速運轉時,即使您被風洞 ‘觀眾區’ 的厚玻璃遮擋,也能感受到風暴的力量。

Muhs 解釋說:“每個 ALPINA 型號都必須至少進行一次 300 km / h 的測試”

大多數測量都是在時速 140 公里的風速下進行的。每次測試運行後,原型零件都會進一步修改完善。由工業橡皮泥製成的模型逐毫米進行優化,以影響其空氣動力學特性。目的是將前橋和後橋上的提升量減至最小,同時優化阻力係數。


在測試賽道上的嚴峻考驗

“風洞中的所有模擬和測試都無法替代真實道路上的物理測試。” 

Rohe 指出:“尤其是意大利南部納爾多的高速道路,凸顯了外部車身和各個組件在真實條件下的反應。例如:

是否有過多的風聲?
外部組件是否與其他車輛設備的功能兼容?
還有其他驚喜嗎?

然後,我們將繼續研究細節,直到一切都變得完美為止。”

以下視頻深入介紹了 BMW AEROLAB 中 ALPINA 工程師的工作:

ALPINA 的空氣導流組件的開發,皆利用 BMW 的風洞進行功能測試,其所設計的導流組件,除了視覺符合 BMW 的整體觀感之外,也必須真實產生功能,這絕非其他品牌所能與其相較。

ALPINA 的經典零件複刻

ALPINA E34 B10 Bi-Turbo

ALPINA 前導流板

對於眾多經典的 BMW 和 ALPINA 車型來說,維護其原始造型實屬不易,而 ALPINA 已提供接單生產新的前導流板組件服務。

在過去幾十年中 ALPINA 以經過驗證的空氣力學,開發了帶有精湛工藝和對細節熱衷的擾流板,以實現出色的外觀和精確的幾何配合。這些已有歷史的設計圖稿,導流板模型和相關的生產模具皆保留著,因此,可以手工完成原始作品的複刻品。

這些經典的 ALPINA 前導流板都是由玻璃纖維增強塑料(GRP)製成。利用這樣的材料作為底模,可精確再現經典 ALPINA 前導流板的輪廓。


首先,在模具上施加所謂的膠衣-稍後將形成前導流板的外殼。

然後,在噴塗過程中以啞光形式或切細的纖維形式塗覆幾層玻璃纖維。纖維用環氧樹脂浸泡,並由施作者目視檢查並手工將材料上可能產生的氣穴去除,以確保均勻且穩定的材料複合材料。

在固化階段之後,將導流板從模具中取出。用金剛石鋸修整多餘的材料。用手工方式將尖銳的邊緣和表面上的任何最後瑕疵仔細地打磨掉。

最後,原始安裝點需要黏合,以確保將前導流板牢固地安裝到車輛上。並根據原始的技術圖稿所設計的位置及安裝說明將匹配合適的螺栓緊固。

每件 ALPINA 前導流板均經過嚴格的質量檢查,並帶有 KBA(德國聯邦汽車運輸管理局)編號和ALPINA零件編號的標籤,以標記質量和真實性。

時至今日,ALPINA 空氣動力學部件在經典汽車愛好者中非常受歡迎:去年,ALPINA 收到了約 130份各種類型的前擾流板訂單。

導流板不僅為經典的 BMW 和 ALPINA 汽車提供了鮮明,獨特的外觀,而且還改善了空氣動力學性能,進而提高了最高行駛速度並提高了行駛穩定性。

交貨時間:4 至 6 週。
可應要求提供更多版本,下列為部分車型的概述:

2002
E3
E9
E12
E21
E23
E24
E28
E30
E32

按:在這世界上,有所堅持的事物已經越來越少,就算是道德勸說吧,也許您有能力可以複製(海盜行為),但您不需要去破壞一個已經存在幾十年的堅持,放過這個有歷史的品牌吧。

複刻品與當年設計生產的導流組件相同,以接單方式生產,因此,沒有一定的預算,您也就不用多想。祝福擁有經典老 BMW 的車友們,都能藉由 ALPINA 提供的複刻服務圓夢。

英力士 的 榴彈兵 – INEOS GRENADIER

Grenadier 的車頭

英力士 的 榴彈兵 – INEOS GRENADIER

還記得約莫 10 天前我在粉絲頁上提了一個問卷調查:「您對於 M-Benz G-Class 車型的看法」吧,感謝幾十位車友的熱情參與這份不專業的調查,讓我的好奇獲得證實。

話說當時,有幾位車友直接懷疑的提問,是 BMW 也要搞一輛嗎?

當然不是,至少直到目前並沒有資訊顯示 BMW 也要弄一輛類似 M-Benz G-Class 的車。但是,今天要談的車確實扯上了 BMW。

INEOS GRENADIER,一輛預計 2021 年量產的英籍 4 x 4 越野車:英力士汽車公司的 榴彈兵!

大概是 10 天前,我正因為要找一下關於 840d 的柴油引擎配置雙 DPF 的技術資訊,無意中卻發現 BMW 在去年發佈過一則新聞,新聞內容大意是指 BMW 將會提供引擎給 INEOS Automotive…..

這則新聞引起了我的好奇,其實我也曾經想過本島的納X捷為啥當年不認真地找一下 BMW ,買一顆引擎來裝呢?也許,事情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離題了,BMW 要把引擎賣給一家沒聽過的公司,那是要做什麼?

結果,認真地找了資料,原來……….

對的!一輛 4 x 4 將會搭載 BMW 動力系統而問世!

榴彈兵的外型

這輛越野車的誕生,據官方的說法是 INEOS 的老闆 Jim Ratcliffe 先生,與朋友在倫敦一家叫做 Grenadier 的酒館裡暢飲過程的閒聊中,發現市場上缺少「精簡」「實用」的 4 x 4 越野車。接著經過專業評估之後,一個團隊組建起來,並將想法逐步實踐。

聽起來好像很簡單,當然對於一家年營業額 600 億美元的化工公司 INEOS 來說,老闆有的是團隊與財力,要實踐造車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既然接下來都能獲得 BMW 同意提供引擎來成就這輛 「榴彈兵」,看來這輛車的一開始就走了對的方向。

BMW 引擎與 ZF 變速箱

BMW 將會提供這輛車直六的 3.0 L 柴油與汽油引擎,並且配合 ZF 8 速自排變速箱,因此,動力系統將會如同一般的 BMW 車型一樣容易養護,如果前面提到的「精簡」與「實用」也落實在量產車上,那應該會成為 4 x 4 的另一個選擇,帶有 BMW 動力系統的選擇。

目前,榴彈兵 的外型已經有明顯的配置,而這個外型的配置看起來似曾相識,對的 Land Rover Defender,外型看起來就像,但為此 Jagaur Lan Rover 還告上法院,指稱 英力士 的 榴彈兵 侵犯了知識產權,但,法院並不同意這樣的指控,因此,我才會提了一個「您對於 M-Benz G-Class 車型的看法」的線上問卷調查,我好奇自己的看法是否一樣被多數車友認同?

在文章後段,我統整了這個問卷調查的結果讓大家參考。

根據目前官方的公開資訊來看,2021 年是預計的量產時間,但一開始肯定是右駕版的先推出,而因為新冠疫情的影響,歐洲的汽車生產多數都有了變化,很可能 英力士汽車公司會買下在法國的 Smart 生產線來生產這輛車,因為 吉利汽車入主 Smart 之後可能將 Smart 產線從法國搬到中國,但,這件事並未定案,因為,原本的 榴彈兵 是計劃在英國生產的,這關係到英國的就業機會,以及英國脫離歐盟之後的相關問題。

底下的連結,是 英力士 榴彈兵 官網,目前發佈了這輛車的底盤設計,懸吊系統等訊息,因為車輛還在耐力測試中,尚未正式量產,因此訊息還持續演進中,有興趣的車友可以自己花點時間看看。

英力士汽車官網

這次的線上問卷調查,直到此刻當下所收集到的資訊如下:

Q:如果 G car 是您考慮購買的車,您對此車有什麼期待?

A:價格可以再再有彈性一些,性能和操控性,雋永,延續硬朗身驅下保有”卓越超群”的性能,舒適性,雖為硬派越野實際運用上還是很有差距,G55 G63 G特有的v8聲浪,期待油耗能好一點,太大隻了啦,改小些,容易保養維修,越野性能,強大的越野能力,耐操不易壞,就是喜歡他現在的外形,耐用耐操價錢合理,我希望在路上跟大家不一樣,希望價格合理,不要當作保時捷在賣,妥善率,空間,道路的性能不要犧牲掉太多,堅固耐操,強大功力,帥,安全,價錢可再親民些,後座座椅要更舒適,G350 安全性,保值,穩定,硬頂敞篷,柴油+油電,性能很猛爆 豪華時尚,維持現在相同配備下更便宜多一點,電子的東西希望可以耐用一點,不要壞,外觀維持經典,加上科技配備,偏好性能款,維持經典,越野性能好,價錢可再稍低會更好,車況良好,可以上山下海,安全性,省油、油電混合、或者 是”電動車”,車體硬朗,行駛路感穩健,能兼具平時與休閒使用外,車身外型更能保留傳統硬漢風格,速度及越野性能,希望小排氣量,更穩定的高速操控,越野功能要強,內裝舒適些 風噪聲小一些……..
(每一句代表一位車友的回應,眾多期許…….未能全數公布,請見諒!)

參加這個線上問卷調查